英文藏文APP W020161009565839193236.jpg | 微信 111111111.jpg

“援藏者”田昕:让藏族人民在家门口看上病

0
2019年04月28日 来源:新京报 作者:戴轩 分享:

人物简介 田昕,1987年生,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通州院区综合管理办公室主任,先后参加北京医疗“援藏”和友谊医院通州院区建设工作。

雪山烈日、布达拉宫、彩色经幡……美丽而独具风情,是西藏拉萨给外界留下的印象。然而,这座色彩绚烂的城市还有着气候恶劣、医疗水平落后的一面。当地的藏族人民病倒,往往远赴外省寻求医治,本地的大型综合医院门诊楼却门可罗雀。

2016年,田昕和同事们一同走进雪域高原,开启了为期一年的医疗援藏,他们的任务,是为当地带出一家三甲医院。

初到拉萨,田昕(右1)和同事在机场外合影。受访者供图

援藏“小”目标:大病不出藏

阳光炽烈、晴空万里的拉萨,面临着优质医疗资源匮乏的困境。

2016年,田昕和14位同行从北京飞向拉萨,没有去布达拉宫、大昭寺,而是一头扎进了当地的医院。他是北京市第二批组团式援藏医疗队的一员,目标明确:从上一任援藏同行手中接棒,为拉萨带出一所三甲医院。

北京的大医院是众所周知的人流密集点,就诊患者摩肩擦踵是常态。田昕所在的北京友谊医院,日均接诊量超过1万人次。他们的目的地拉萨市人民医院,彼时门诊厅空空荡荡,全天接诊量只有300人次左右。

不是不需要医院。

藏区居民的健康保障并不乐观,人均寿命在几十个省份中向来“垫底”。但受限于当地医疗水平,藏族人民们罹患重病,首先考虑的不是在家乡就医问诊,而是去成都求助,还是解决不了,就得去更远的北京、上海。

截至2015年底,拉萨市总人口达到90.25万人,辖区内的大型综合医院只有两家: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和拉萨市人民医院——前者是三甲医院,后者只是三乙。

一级、二级、三级,说的是医院的床位规模,而甲等、乙等、丙等,形容的则是医院的医疗质量和管理水平。等级只是概念,体现的是一座医院的医疗水平。借着创三甲的目标,援藏者们希望,拉萨市人民医院最终成为一家“大病不出藏”的兜底医院。

援藏期间,田昕(左5)和同事常常利用假期,到周边地区义诊宣教。受访者供图

从革新制度开始“改造”医院

拉萨市人民医院的现实水平如何?进藏前,田昕做了心理准备,亲眼所见时,仍感到了和首都医院的差距。

医院的学科设置缺口大。治疗肾衰竭,除了换肾,血液透析是最有效的方法,医疗团的一个项目就是帮助医院提高肾内科水平,医生们准备好了“传帮带”,下了飞机,却发现医院连血透室都没有——只有一片正开挖下水道的工地,和一张不达标的设计图纸。重症医学科是综合医院中最繁忙的科室之一,这里没有;规范的急诊区,也没有。

硬件缺失是一个缩影,医院的管理同样不健全。一打开医院的库房门,堆积如山的杂物就要倾斜着倒下来,脏床单和干净床单更是混在一起。

田昕的专业是卫生事业管理,最先关注到医院的运行管理机制。每天早上,行政部门汇总前一天的重点工作、科室内医生交接患者病情与注意事项,这叫早交班——花几十分钟,为一天的主要工作定调。

拉萨市人民医院的早交班完全是另一副模样。每天早上,职能部门员工全员出席,扩建住院部、购置针管口罩……事情不论大小,全部拿到早交班讨论,会议开到中午11点才能结束。会前不明确主题,不会有人专门准备,会中不做记录和资料留存,讨论出什么结果、是否实行、效果如何,也没有人跟进。

在田昕看来,一套高效的制度,所有关键环节应该各司其职,要有清晰的投入和产出流程,形成闭环。医院现有的机制必须推倒重建。他决定以此为切入口,为医院正正规矩。

思路很简单,实践起来是另一码事。想让老职工改变习惯,首先得彼此说上话,初来乍到,田昕谁也不认识,只能像业务员那样,每个部门挨个儿去“推销”新制度的好处。语言不太通,观念又有差异,一个部门就要说上一两天。一个月后,他才走访完所有部门,启动了第一项改革。

早交班制度被分为请示行为规定制度和院长办公室制度,前者规范了各部门如何“上传”事项,后者规范了如何公示、决策、跟进与评估。早交班会议的时间、议程也得到固定。一开始,医院的职工们既不习惯、也心存怀疑,运行一段后,发现工作效率的确提高,才真正接受。

取得了第一阶段成功的同时,田昕也明白,制度虽然定好,遵循和维持还是要靠老职工,否则经验与知识无法生根,一旦援藏者离开,改变将付之一炬。

问题是,交给谁呢?

田昕虽然在办公室担任主任,身边却没有能调配的人手,走得最近的,只有一位四十多岁的打字员和一位二十多岁的卫生员,不是合适的人选。但资源有限,只能因地制宜,田昕开始着手培养两人:打字员熟悉文档,收文、记录、编号的任务交给他;卫生员熟悉医院每个部门的位置和人员,就负责上传下达、传送文件。一开始,两人只能做简单的工作,慢慢的,都对新制度了然于胸,成为了业务骨干。

在田昕的帮助下,拉萨市人民医院各职能部门对照医院等级评审条款自查。受访者供图

“失眠加班” 与同事写下200万字

改革决策机制,只是田昕完成的其中一件事。

一家医院,最显眼的是门诊大楼、亮着手术灯的手术室、步履匆忙的一线医护人员……田昕从事的行政管理工作隐于幕后,却是维持医疗机构正常运转的中枢,也是创三甲任务的统筹和核心。创三甲的442个评审条款,他要烂熟于心,医院现状如何、不达标的怎么改、没有的怎么建,他都要拿出方案供领导决策。

2016年,田昕29岁,在医疗行业还是一个“小年轻”。他工作的友谊医院早就是三甲,创三甲是怎么回事,田昕没有亲身经历;四百多项评审内容,包含临床科室、医技科室、信息管理、财务管理、安全管理等方方面面,光是弄懂海量的专业术语,就是一项庞大工程。

“以前是在一个特定的岗位,规规矩矩顾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行,现在一下跳到一个全局的层面,医院的每一个环节都要去琢磨,根本也没有经验,压力山大。”田昕回忆。心理压力加上环境不适,田昕的睡眠首先受到影响。援藏一年,他每天失眠到凌晨2点,5个小时后就要起床,继续第二天的工作。

身体不买账,对抗也是徒劳,田昕决定放弃纠结,坦然接受——醒着也是醒着,不如干活。

在田昕这批团队到达前,曾有外省团队前来援藏,帮医院建立了基本的管理制度,这些制度是医院运行需要,也是三甲评审的内容之一。白天,田昕从各部门一点点搜罗来这些规范,钻研一番发现很多制度并不适用于现状。失眠的深夜,田昕将同行们组织起来,一条条把每项制度补齐,事后统计,他们一共修订完善了330多项条款,写了200多万字。

后来,田昕在各方支持协调下,邀请北京市属各医院专家到拉萨市人民医院进行指导。藏族人民淳朴、热情,对北京来的专家态度尊敬,但三甲医院是什么,他们一点概念也没有,工作虽然配合,脑中却不知所谓。田昕看在眼里,觉得不是应有的状态。

“没有见过世界,哪来的世界观?他们应该走出来看一看。”之后,在北京友谊医院的统筹下,拉萨市人民医院的职工们来到北京,也来了个“组团式”培训。

一年中,田昕协调组织了4批70多位拉萨市人民医院中层干部、科室骨干和超过一半的职工到友谊医院进行为期一个月的跟岗学习——院长跟着院长,外科医生跟着外科医生,切身感受三甲医院长啥样、每天工作都干嘛。“培训结束后,他们的思维方式变化很大,再提三甲创建,是真的能够理解这是什么,工作配合都有模有样了。”田昕说。

从西藏到北京城市副中心 “新青年”挑起更多担子

2017年7月30日,拉萨市人民医院迎来了西藏自治区卫计委组织的评审专家。

评审持续了两天半,被田昕暗自命名为“高考”:从拉萨到北京,几百号人超负荷运转了三百多天,成绩怎样,很快就要见到分晓。

第一天,评审专家考察外科门诊时,问到了麻醉药品使用和管理的问题,被抽到的大夫内心紧张,回答得不好,众人心情低落,北京友谊医院党委书记辛有清专门过去鼓舞士气,让他们放下心理包袱。后两天,“高考”顺利了很多,第三天下午开总结评审会,结合总体表现和专家反馈,所有人心里有了谱:三甲,稳了。现场迎来情绪爆发,不少拉萨市人民医院的职工喜极而泣。

那也是三百多天里田昕最激动的时刻。

“援藏之前,西藏对我而言遥远又陌生,生活一年后,这里已经成了我的‘第三故乡’。越是理解西藏位置的重要、藏族人民生活的不容易,越能明白援藏意味着什么。” 田昕说,如果只有出藏才能获得医治,藏族人民因病致贫的恶性循环将无法打破。而当地多一所合格的三甲医院,藏族人民的健康就多一点保障,离扶贫攻坚的目标也就更进一步。

三甲评审完后不久,田昕和同事们踏上了返程,站在拉萨市人民医院门诊大楼前,看着原先门可罗雀的大厅终于有了人气,田昕觉得自己做了有生之年最有意义的一件事。

北京医疗团援藏期间,拉萨市人民医院的血液透析中心、重症医学科相继开诊,在医疗团的帮助下,开展了30多项新技术,并在拉萨率先进行了无痛分娩。医院年门急诊量从2014年的9.5万人次,上升到2017年的20万人次。

两年过去,提到西藏,田昕仍感觉亲切和怀念。

“有人说去了拉萨就能净化灵魂。我觉得不光是因为自然风光,还因为藏族人民非常淳朴,在那待了一年,确实有种被净化的感觉。人可以有很多种生存的状态,但不管外界环境如何,都应该保持一些纯粹。”回忆援藏的一年,除了对人生的感悟,田昕得到的最大收获,是变得更像一个“大人”。

“拉萨条件艰苦,很多东西都是从无到有,很多任务是一股脑全压过来,这些事情我们也没处理过。但是你到了那里,在周围人心里就是专家,没有别人可以依赖,你要敢于担当、要拿出决策。”田昕说,遇到难题,要仔细观察琢磨,自己拿出解决方案,或许磕磕绊绊,但绝不会比恐惧更难,与其自我纠结、不如节省精力,专心和困难对抗。

田昕也意识到外界力量的重要。创三甲内容繁多,医疗团的同事们在各自专业承担了重要的工作,有他们在的领域,他几乎不用操心;他尽可能培养当地人的自信和热情,随着他们对三甲理解的加深和对工作的熟练,项目完成的效率也得到提高;他所在的位置类似于“交通枢纽”,联结着拉萨市人民医院、援藏医疗团和整个北京大后方的援藏力量,各自的需求是什么、能提供哪些资源、困难在哪里,他都要做好沟通,而换位思考是顺利沟通的核心……

从拉萨回到北京,田昕最显眼的改变在外貌:刚到而立之年,头上就生出了不少白发。他仍然想得很开,青年是一个人体能最好、精神最足的阶段,理所当然要承担最多的压力,在不断的“承压”中,一个人将迎来最大的成长,能担起越来越重的担子。

“组团式援藏”还在继续。田昕说,现在还有更年轻的援藏者接过自己手里的接力棒。

从西藏回京,田昕的工作地点又转移到了北京城市副中心:迎合优质医疗资源疏解的大势,北京友谊医院要在通州建设新院区,同样是硬任务,田昕再一次挑起担子,作为通州院区综合管理办公室的干部,参与通州院区的筹建工作。妻子怀孕无暇照顾,女儿出生也一天未休。去年年底,新院区顺利试开诊,副中心迎来了第一家三甲综合医院。

同题问答:

新京报:过去一年,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田昕:更成熟了,头发也更白了。工作和家庭收获都很大,工作上处于上升期,担子越来越重;去年1月份当了爸爸,责任也更大了。

新京报:你心中“新青年”的标准是什么?

田昕:我觉得 “新青年”也分阶段。上学阶段的“小新青年”,最重要的是培养出自信、乐观和正直的美德;“中新青年”,务实和进取是最重要的,要有自己的榜样和目标,永远朝自己的方向努力。“老新青年”,自律可能是更重要的品质,这个阶段人有了一定成绩,只有自律才能进一步发展,既是保护自己,也是对身边人和整个社会负责。

新京报:未来,你对自己所处的行业有什么期待?

田昕:我希望分级诊疗制度能更完善,医疗机构能够有分工和合作。只有各个层级的医疗机构各司其职,医疗资源的配置才能实现最大程度的可及与高效。

新京报:未来,你对国家社会有怎样的期待?

田昕:希望医学科技能不断突破,社会保障能更加健全,大家的健康水平和生活质量能不断提升。也希望社会能形成尊重科学、尊重生命、尊重医生的氛围。医生常说“有时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医学能解决的问题其实是有限的,希望随着经济的发展,大家对医学也能有一个科学的态度,医生和患者的关系能更加信任和友好。

关键词 >> 医院,援藏,拉萨市
分享:

相关阅读

  • 北京“组团式”援藏助力拉萨市人民医院“升级”

    北京市对口支援的拉萨市人民医院,用2年时间将其创建成三级甲等医院。未来,该院将建成在中西部地区有一定影响力的符合地域与民族文化特色的全区一流三级甲等综合医院,成为综合性医疗中心,发...
  • 儿童患肾结石较多 援藏医疗专家支招预防

    近日,在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援藏专家的帮助下,西藏拉萨市人民医院泌尿外科完成了3例小儿肾结石微通道经皮肾镜碎石术,其中最小年龄患者为8个月,最大5岁。西藏拉萨市人民医院泌尿外科自建科以来...
  • 去年西藏拉萨七家县(区)级医院取消630种药品加成

    为了进一步减轻老百姓看病吃药经济负担,2015年,西藏拉萨市卫健委率先在全区实施基本药物“零差价”销售,2017年在拉萨市、县、乡、社区、村四级医疗机构全面实行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基本药物“...
    网站地图 新闻 专题 晚会活动 康巴卫视节目 视频 娱乐 图说藏区 文化 旅游
    国内国际
    藏区新闻
    岗日杂塘
    启米时间
    法治明镜
    向巴聊天
    康巴讲坛
    康巴欢乐汇
    雪域高原
    欢乐星播客
    快乐汉藏语
    周末大舞台
    藏歌金曲
    云丹科普苑
    格桑花开
    翁姆报天气
    央视新闻联播
    康巴卫视新闻
    纪录片
    微视频
    专题片
    电影
    电视剧
    动画片
    藏歌藏舞
    晚会活动
    文化动态
    藏传佛教
    名家专栏
    艺术
    旅游资讯
    景点推荐
    风土人情
    旅游宝典
    加载更多 >>
    藏区各地
    甘南武威天祝玉树果洛海南海北海东海西黄南迪庆州昌都那曲林芝拉萨日喀则山南阿里甘孜州阿坝州凉山木里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卫视动态播出时间表广告刊例
    Copyright 2001-2016 Sichuan Radio and Televis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 15032686号 新闻信息服务资质备案号:川新备14-000059

    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0121号